工业品

关闭
关闭
更多>>
推荐生意圈
  • 圈名
  • 人数
  • 加入
更多>>
生意场

 文化产业适逢风口,如何抓住投资机会?作为文化相通的东亚近邻,嫁接韩国的故事生产和技术优势于中国市场,或为中韩影业合作提供了潜力无穷的可能。

 3月31日,2016韩国原创故事国际交流会(中国站)中,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带来了10部由韩国编剧和制作人原创的故事,寄望与中国合作方共同挖掘下一个《太阳的后裔》。交流会中,大韩民国驻华大使馆公使衔参赞、韩国文化院院长韩在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很多电视连续剧、动漫等有特色的产品都是从故事开始的。今天的推介会也是让韩国新鲜的、有创意的年轻人和公司介绍自己的故事,希望和中国一起从作品的萌芽时期开始合作、共同发展,互相满足各国的国民。

 历史与训练: 韩国故事 的原动力

 作为以 文化立国 的东亚发达国家,韩国影视产业的发展相当成熟。根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创制的《2015年电影制作结算报告书》, 2015年韩国电影票房收入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达17154万亿韩元;观众数量达到2.1729亿人次,连续3年突破2亿;年内人均观影次数4.22次,位列世界第一。

 一连串炫目的数据背后,成熟的韩国电影市场颇有中国影视界值得学习借鉴之处。首当其冲的,就是发达的 讲故事 能力。作为同时需要灵感和能力的创意产业,优秀影视作品的丰富的韩国为何能够 批量 生产优秀的剧本?专营故事创作代理的韩国企业CrossGate Worldwide副总裁、导演金敬容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丰富的历史经历为韩国文化提供了故事的素材。 韩国近100年来经历了曲折的历史 日本殖民、南北分裂、短短60年从极度贫困发展为富裕国家、从独裁政府到民主化社会,许多韩国人都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故事,也经历过从贫困到暴富的时代。所以这些故事作为原型创作的文化内容有很强的变化和戏剧性。 金敬容指出。

 从韩国电影的票房之最看来,历史大潮中的人物命运正是韩国观众最钟情的电影类型 韩国影史上票房最高、观影人次超过1700万的《鸣梁海战》描述的是朝鲜名将李舜臣与日军的传奇战役;历史票房第二位的《国际市场》讲述了朝鲜战争到和平年代的历史跨越中,一个朝鲜家庭的颠沛流离与悲欢离合;而2016年2月24日上映、轰动韩国的电影《鬼乡》讲述的则是二战时期两名韩国少女被日军掳为慰安妇的故事。这部历时14年制作完成的严肃电影有超过一半费用来自众筹 7.5万多名韩国民众慷慨解囊,捐出共计约12亿韩元。

 当然,丰富的历史并非韩国所独有,严格的编剧选拔和培养机制真正塑造了韩国内容的繁荣。金敬容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 韩国有广播作家协会管理作家。KBS、MBC、SBS三大电视台公开剧本选拔中,有80%以上选中作品均出自接受过广播作家协会旗下教育院培训的作家。在这个组织中,编剧需要3-5年的锻炼,不仅要听课学习,也要直接参与到剧本的创作,每个知名作家手下都会有5、6个正在锻炼的作家和他合作。这一培训体系也决定了新编剧的第一份作品都可以一鸣惊人。

 同时,由于韩国内容市场竞争异常激烈,而相比于中国,韩国的播放渠道总量也较为有限,因此 虽然故事素材很多,但除去电影、网络播出的作品,还有很多富余的内容。所以通过竞争留存下来的都是高水平的作品。 金敬容指出。

 无疑,在原创故事内容层面进行合作正是中韩文化产业合作的重要一环。北京鑫海吉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行政总监李艳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公司旗下已经有几位签约的韩国作家。借助韩国IP,一个剧本拍摄中韩两部电影并在两地上映,正是其理想中的合作状态。

 韩国技术+

 除了上游的故事创作,工业化的韩国电影产业在诸多环节也存在可借鉴之处。北京尚睿天地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电影事业部总经理任春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 韩国电影产业已经高度工业化,且编剧地位很高。同时,韩国的内容产品情感上更加细腻,服装、化妆、道具非常时尚,这也是国内制作公司需要学习的。在万众看颜值的时代,韩国的美术、化妆、摄影等都非常先进,现在国内的偶像、都市题材也引进了很多韩国的团队,或者直接邀请韩国的导演和演员。 任春指出,在工业化生产、分工细致的韩国电影生产环节中,调色、试音、剪辑公司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比如韩国的调色和特效都非常棒。 任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韩国有技术,中国有市场,文化产业领域的合作也是中韩电影人的共同需求。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创制的《2015年电影制作结算报告书》显示,2015年韩国电影面向中国的出口额超过900万美元,占韩国电影出口总额的31.5%,中国继2014年之后再度成为韩国电影最大的出口市场;韩国对华出口平均单篇电影的签约价格从2014年的26711美元提升至2015年的28021美元;同时,2015年韩国电影技术出口额超过2100万美元,同比增长52%,其中对华出口占79.6%。

 在韩国电影人看来,文化相近、票房规模已经突破440亿人民币的中国电影市场意味着无穷的潜力。在2016韩国原创故事国际交流会(中国站)中,数学题材儿童教育电影《爱可和朋友们》的制作公司、Pictostudio海外事业部经理李升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韩方希望可以找到中方合作伙伴进行电影中期和后期的共同制作。 这样可以节约成本,因为韩国制作成本较高。同时,中国的大市场是很大的优势,韩国的IP 加上中国的投资是很好的模式。 李升姬表示。

 当然,在无限的合作可能中,中韩企业仍需探索契合彼此的商业模式。韩国麒麟制作社制片人朴宽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比起中国买走剧本版权独自制作,韩方更希望共同制作。 因为如果中国买走版权,那就是一次性交易给中国。但共同制片的合作中双方可以互相取长补短,最终获得成功。 韩国KBS电视台电视剧部的尹在赫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现在韩剧的最大市场就是中国。但事实上,中韩合拍影视剧的合作有很多困难,虽然可以中韩合资,但是中方必须要求中国演员参演,或者中国工作人员的参与。其实,最简单的合作方式就是中国企业投资,在韩国制作拍摄,最后在中韩同步播出。

  一场沉闷的防守晚上[详细]